华星网-传播中华文化,复兴中华文明移动版

首页 > 文化

手起刀落,槟榔被切108片!非遗传承人这绝活咋练成的

  顶端新闻·河南商报记者 林冲/文 孔昊/图

朱改莲(右)指导年轻人切药,被切后的槟榔片如纸薄

  左手用槟榔钳夹住一颗红枣大小的槟榔,右手紧握一把大如蒲扇的切药刀,手起刀落之间,一片片薄如纸、轻如羽、透如纱的槟榔片四下翻飞……6月25日,“中药加工炮制技艺”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朱改莲,凭借一手“百刀槟榔”切制技艺,引来观者啧啧赞叹。

  从小耳濡目染毕业后毅然选择中药行业

  朱改莲是国务院命名老药工、国家级非遗传承人朱清山的二女儿,也是河南省青山药业股份有限公司负责人。作为非遗传承人,朱改莲承继了老父亲多年来潜心钻研的禹州传统中药加工炮制技艺,从事中药行业近40年来,她凭借扎实的技术功底,被评为许昌市技术能手、禹州大工匠,并拥有以自己名字命名的“许昌市朱改莲技能大师工作室”。

  出生于1962年的朱改莲,从记事起就在父亲切药时在旁边递材料。中药炮制工作又脏又累,特别枯燥,还不能有任何投机取巧。“陈皮一条线,枳壳赛纽袢……麻黄鱼子样,槟榔一百零八片”是历代中医药工遵循的切制标准。一颗大如枣、硬如石的槟榔,切出108片是对药工的基本要求。

  “所有可供切制的药材里面,槟榔是最难切的。因为它又小又硬,但是只有切薄才能最大地发挥药效。因此对于学习中药炮制的学徒来说,只要切槟榔过关,就说明他切任何药材都不成问题。”朱改莲告诉顶端新闻·河南商报记者,从小耳濡目染了父亲“鬼斧神工”般的技艺,毕业后她毅然选择了中药行业,决心把父亲的匠心精神传承下去。

  俗话说医不离药。再好的名中医,也要有好药作为支撑,才能药到病除。一名好的药工,不仅要有扎扎实实的基本功,还要有不少绝活,才能在炮制时最大限度地激发药材的药性,起到治病救人的效果。

  苦练一个多月练就“百刀槟榔”片绝活

  在父亲的悉心指导下,朱改莲从识药选药开始学起,了解每一种药材的药性和功效,掌握炮制的方法和技巧。

  在学习切槟榔时,父亲并没有让朱改莲直接上手,而是让她先学磨刀。

  切槟榔用的切药刀采用特殊工艺手工锻造而成,为了使切出的槟榔片符合要求,每切半斤多槟榔就要进行磨刀,保证刀刃的锋利和“薄片”的合格。

  “磨刀和切药一样,都需要耐心和匠心。”朱改莲称,如果切药刀用砂纸打磨,会很快就磨好,但是这样的刀没有用磨刀石磨出来的刀锋利,切出来的槟榔片厚度也会不符合要求。厚一点的槟榔片如果入药,无法完全激发药性,治病的效果就会打折扣。

  磨好一把切药刀最少需要3天时间,而切出合格的“百刀槟榔”片则需要很长时间,因为切槟榔需要左手持槟榔钳夹住槟榔,右手操着老式药刀进行切割,靠的是双手的配合。在切割过程中,稍有分神,就会切中槟榔钳造成刀刃崩坏,需要重新磨刀。即便有名师指点,朱改莲也是经过一个多月的勤学苦练,切中了十多次槟榔钳,才能切出片片见边、薄如蝉翼,能够随风飘舞的槟榔片。

  “一个小小的槟榔,用机器不过能切出三四十片。在素有药都美称的许昌禹州市,一直保持着“遵古炮制”中药的优良传统。“禹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职业能力建设股王宏涛告诉顶端新闻·河南商报记者,该市现有的近千家药行和中药材店里,老药工们仍操着老式药刀切割药片,用几十年辛勤练就的熟练技艺,承岐黄薪火,扬中医文化。

  除了百刀槟榔片,朱改莲拿手的还有蝉衣清半夏、蝴蝶片川芎、盘香片陈皮、人字片枳壳、彩云片何首乌、云片鹿茸等。在2010年举行的禹州市药交会上,朱改莲参加了中药炮制技艺大赛,取得了第2名的好成绩。


 

(责任编辑:admin)